帝道无边第一把四十八章黎国王宫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7-05

帝道无边 第一把四十八章 黎国王宫

一滴冷汗顺着白衣人的面颊滑落,这人却是一动也不敢动,面色白的吓人,呆立在那里。

“失误了,刚才就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明显。”这人暗暗的说道。

王古朝坐在那里,静静的看着他,随后说道:“怎么不认识我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”

“不是,只是发觉竟有人敢刺杀门主,我深感愤怒,是以一时间有些变化。”这人赶紧回道。

“不错,你倒是忠心不二”眼前的门主看似夸赞的说了一句,但这人却是不寒而栗。

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”王古朝再次发话,逼问道,“说来听听”

这人的汗液逐渐变冷,心脏怦怦直跳,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一直以来,是我负责门主的事情,早在十年前,门主因为修炼功法导致腿部伤残,已然,已然是个双腿残疾的人了”

王古朝双眼一瞪,庞大的压力让这人只想吐血,这人继续说道:“这是一个秘密,除了我之外,还有花魁知道,我熟悉门主的一切,很高兴门主能够复原。”

“哈哈。”王古朝突然大笑起来,说道:“眼光倒是敏锐”

“你来看”王古朝伸手拿下脸上的面具,这人脸色剧变,哪怕心里已经猜到了许多,但潜意识里还是不敢相信,如今却是事实无误了,那么真正的门主,他看向了那烧焦的尸骸

“来”王古朝轻轻抬手,吸力席卷而起,瞬间就将这白衣人包裹进去,这白衣人根本无法反抗,就被王古朝摸到了脑袋上。

王古朝的精神力轻松的破开其脑海,将其脑中的意志和记忆搅得混乱之极。

这人面孔扭曲,惨叫声被王古朝隔离开来,其脑中的记忆被王古朝一点点的挖开。

搜魂扫脑的痛苦绝不是说说那么简单,这就相当于把脑壳切开,拿着小刀一点点的像是切肉丝一样的挖着脑浆,慢慢的筛选去除。

这种手段自然有温和的方法,但是所耗的精神力实在巨大,还要控制力精度高准,王古朝办不到,好在现在王古朝还是不需要这种温和手法,直接就是最痛苦的上。

等到把王古朝想知道的搜索完,这人已经七窍流血,血液中夹杂着白色的脑浆,双眼翻白,黑瞳不见,死去了多时。

人死时,大脑死亡,但是脑中的记忆存在于细胞中,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了,存个几分钟还是没有问题的,所以不需要完全让其活着,死去几分钟还是能接受的。

“花魁也知道这件事情,那就要一绝后患了”王古朝冷哼一声,抓起白袍人的尸体和那烧焦的尸骸,避开了饲养门人,扔到了饲养猛兽的园林中,看着园中的猛兽将其吃下,而那烧焦的尸骸虽然难以下口,但在王古朝的威逼下,还是吞了下去。

王古朝为何要顶替这门主这就源自于回天云所说的武强世界果实了。

世界果实,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世界的精气神精华所诞生的东西,如果将一个世界比作大树,那么大树下所结的果实就是其精华所在。

王古朝只在异化小世界看见过一次这种果实,长得类似于孩童,当时被花千娇以特殊的手法取走了一个果实,引得异化小世界暴走,若不是小燕塔降临,恐怕王古朝就留在那里了。

但并不是每一种果实都是实物,每一个世界的果实样子都不尽相同,这都需要你自己寻找。

世界果实的好处在于其所蕴含的意义,这种东西其实以王古朝目前的实力根本用不上,即使得到了也是无用之物罢了,这是血源境修士所需要的东西。

即使现在的王古朝也凝聚不出世界果实,但是黎国的国师却是可以的。

这是个武道世界,千万武士的向往凝聚意志,以一国国师为起点,可借用这国家的意志。

这就有些类似于血界的气运之说了,可惜这黎门门主空有宝山而不得入,根本不知道正确的使用办法,否则怎会连天剑老人都打不过

在王宫之中,黎国的黎王也是在五年前继位,还只是一个少年,自黎门门主闭关以来就没有见过。

此时这少年一脸稚嫩,但是雄心已经出现端倪,听着亲卫的回报。

“你说黎门重新出山了那么国师也要出来了”这少年微微仰头,问道。

“是的,陛下,国师闭关十年,已经出关了。”

这少年黎王俯下身,低声问道:“你觉得是黎门厉害还是天剑派厉害换句话来说,天剑派可不可以当得了黎国的国派”

这亲卫浑身一震,这黎王说这话,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,刚要回话,却听耳边传来了轻飘飘的话语。

“陛下,天剑派不可信,天剑老人成为国师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你替换下去”

大殿的大门突然打开,一身金色衣袍,头戴诡异横线面具的人站在了大殿外面,四周的嗖嗖声响起,这是宫内供奉侍卫的声音。

“有刺客,保护陛下”这亲卫一跃而起,护在了黎王面前。

尖锐声传来,一把长枪从后边射来,如此大力之下,就是岩石也要穿透。

眼看就要射穿这神秘人时,却见这人只是伸出一只手掌,准确的抓到了这长枪枪杆上,而枪尖距离其不足一寸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手掌伸了出来,这只手掌保养极好,指甲修剪的齐整,本是养尊处优的手,但手纹处洁白一片,上面竟有丝丝恶臭,显然是一种毒功掌法。

这手掌按在了神秘人的后背上,嘿嘿笑声从背后传来,显然这双手掌的主人对于自己能印上去很高兴,也很自信。

“中了我的白玉毒掌,即使你是天人合一的高手也要难受”这双手掌的主人是一个身材矮小皱纹横生的老头,却配上了一双极似女人的手掌,显得很是别扭。

“你是说这个”这神秘人一指衣服上的白手印,就像是衣服上粘了污垢般,抚了抚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
却见左手手掌上的长枪被挽了个枪花,一枪将这老头捅穿,盯在了柱子上。

这老头还没死,只是撑着,想要拔出长枪,却最终垂了下去。

这神秘人身躯一挺,众侍卫仿佛听到了咕噜咕噜的声音,自己的意志一直在下坠,永远没有尽头。

直到神秘人主动开口,方才打破了众人的噩梦,眼前的幻觉消失,“陛下切勿慌张,在下黎门门主楚位云”

楚位云,黎门门主,不就是黎国的国师吗

“楚位云国师什么时候起国师带起了面具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了”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上,喝问道。

“十年闭关,功法已成,然而面目以毁,害怕吓到陛下,故而带上了面具。”王古朝说道。

“想不到啊,当年大名鼎鼎的黎门门主楚位云是多么的意气奋发,现在竟落得个面目全毁,不敢见人的下场哈哈”那躲在暗处的人显得极为高兴。

“嗯”王古朝豁然抬头,虽然带着面具,众人仍仿佛看见其眼中的寒芒,“藏头露尾的东西,给本座滚出来”

王古朝抬手朝着左边的角落里一抓,嗖的一声,角落里滚落出来一个矮小的身影,是一个侏儒。

在尖锐的刺耳长啸声中,这侏儒蓬的一声,跳了起来,犹如炮弹般,直直的砸向王古朝的胸膛。

“连血脉境的实力都达不到,这个世界的人难道不知道敬畏比自己强的多的人吗”王古朝眼中闪过一丝厌烦之色。

血界的强者需要尊重和敬畏,同时你也要知道好歹,你的身后背景可以是很强大,但每一个境界的差距不是什么东西可以弥补的。

可以反抗,甚至辱骂,但要有自知之明,你要明白你与对方的实力的差距,一次次看似热血的攻击,那就是在找死,你一个血脉境的,在没有任何外力和准备的情况下,孤身一人大咧咧的向一个血源境的出手,这不是白痴什么是白痴

如何判断宝宝积食
亮甲可以治脚上灰指甲吗
鹤岗白癜风治疗费用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